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三大公募共话下半年投资机遇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7-01 05:48:26 来源:上海证券报 朱文彬

[中国基金网1日讯]

债市形势已然明朗
  2019年转眼过半,在内外多空因素的交织下,上半年债市环境多变。下半年债市将如何演绎?影响债市的各个因素将如何发生作用?投资机会又在何处?

  带着市场关心的热点话题,本期基金圆桌,上海证券报邀请到南方基金、博时基金、招商基金三大头部公募机构的固收负责人,共同探讨下半年债市投资策略及机会。

  圆桌嘉宾:

  南方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固定收益)李海鹏

  博时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固定收益总部公募基金组负责人陈凯杨

  招商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副总监马龙

   债市重回牛市环境

  上海证券报:2019年已经过半,各位对上半年债市是如何总结的?

  李海鹏:上半年债券市场多空因素交织,整体以震荡为主。此外,中小金融机构的融资难度有所上升,流动性环境也出现了分层现象。

  陈凯杨:上半年债市波动较大,票息贡献高于久期贡献,信用债表现优于利率债。一季度在基本面和资金面的推动下利率快速下行,二季度金融经济数据改善,风险偏好回升,利率出现超过40bp大幅调整。6月某银行托管事件后,中小银行融资难度较大,逐步传导至非银机构,导致中低评级信用债出现调整,长端利率小幅震荡,中短端信用债受益于资金面宽松表现较好。转债上半年涨幅13%,是表现最好的固收类资产。

  马龙:上半年债券市场缺乏明显的牵引主线,投资者的预期在宏观数据、政策变动以及事件驱动下反复变化。一季度,在财政资金前置与地产韧性的支撑下,加上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社融存量增速开始抬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也好于预期,市场预期随之修正。同时,一季度快速扩张的信贷使实体经济杠杆率再度飙升,社融和名义GDP的增速走势出现背离。4月份债市受到预期差、地方债供给等多方位的压制,收益率曲线由“牛平”逐渐转为“熊陡”。

  进入二季度,内外环境再度发生变化。发达经济体接连出现经济数据不及预期等现象,全球债券收益率快速下行,国内债市也重回牛市环境。

  上海证券报:下半年债券市场将如何表现?

  李海鹏:目前来看,内外部环境的不确定因素仍然存在,中小金融机构的负债端趋紧可能会进一步传导至资产端,导致信用扩张进程再次受阻,金融机构的风险控制体系面临重塑。因此,对债券市场而言,在基本面承压、信用扩张受阻的环境下,下半年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会相对受益,而中低等级信用债面临利差走扩的风险。

  陈凯杨:预计下半年债市仍是震荡行情。受发达国家经济增速下行、全球央行陆续进入降息区间、外部扰动因素等影响,利率趋势仍将处于下行通道。但在政策逆周期调控、通胀预期升温等潜在因素影响下,利率波动可能较大。整体来看,票息优势仍然相对较强,如果把握交易性机会会有不错的收益。

  马龙:今年以来社融增速在企稳回升途中有所反复,反映了实体经济资本开支意愿较弱、宽信用仍面临挑战。在一季度商业银行优质项目信贷集中投放之后,4月、5月中长期信贷投放明显减少,表明实体经济缺乏融资需求。

  因此,中期来看,利率仍有下行空间。与2016年不同的是,今年下半年可能会看到高低等级信用债的分化,即利率债、高等级信用债或受制于基本面压力而收益率下行,但低等级信用债由于市场风险偏好的收缩而出现信用利差的走扩。

 

  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上海证券报:下半年债券市场的不确定因素有哪些?理由是什么?

  李海鹏:下半年债券市场主要的不确定因素有以下几个:一是财政政策方面,此前出台的地方专项债可作资本金,以及近期传言的地方债可能增加供给,都表明财政政策存在进一步发力的可能。二是外部扰动因素。三是中小金融机构的缩表问题。刚兑打破之后,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下降。在此过程中,流动性分层如何解决、结构化融资是否会受到影响、中低等级信用债受到的影响有多大,这些都存在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陈凯杨:下半年债市的风险因素可能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潜在的流动性压力和信用违约风险。二是外部扰动因素。三是通胀预期上行风险。今年猪周期对CPI的影响相对较大,目前通胀压力仍可控,但需要关注下半年的逆周期调节政策的效果。

  马龙:第一,流动性分层现象仍会持续一段时间,部分市场主体仍然面临结构性融资困难,一些低等级券种可能仍有抛盘压力,不排除带动整体债券市场出现一定的调整。第二,政策的力度是否会超预期需要持续跟踪和观察。

  上海证券报:下半年债市投资该采取怎样的策略?您看好哪些机会,为什么?

  李海鹏:应当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基本面下行压力有所上升,信用扩张进程受到阻碍是相对确定的事件,而信用风险和信用重定价的不确定性较大。因此,相对看好利率债和高等级信用债,对中低等级信用债保持谨慎。

  陈凯杨:下半年债市投资可能仍要坚持以票息杠杆策略为主,交易能力强的组合可以把握利率交易性机会。同时注意预防流动性风险,注意识别因金融去杠杆而被波及的信用债主体,对中低等级民企和部分城投仍然保持谨慎。

  马龙:债券市场仍处于牛市环境中,中期来看经济仍有下行压力,相对看好利率债与高等级信用债,低等级信用债由于市场主体风险偏好的收缩会出现信用利差的走扩,因此,可以关注被错杀的低等级信用债投资机会。

  上海证券报:如何看待未来转债行情?理由是什么?

  李海鹏:股权融资地位突出,权益市场中期向好。目前股市估值和转债估值都处于相对低位,看好三季度反弹行情。结构上,相对看好券商股以及对折现率敏感的成长板块。

  陈凯杨:目前市场对后市分歧较大,中长期看,可以利用转债不对称性的优势,选择优质标的进行左侧布局,分享中长期收益。

  马龙:当前转债市场的整体估值与绝对价格并不高,近期处于持续压估值状态,部分个券的估值甚至回到年初水平。与3、4月份的转债市场相比,性价比大大提高,属于有投资价值的品种,但受制于基本面,预计难以形成像年初那样的全面行情。结构上,我们认为有可以关注和把握的个券机会。

 

  开放进程加快 外资流入有望提速

  上海证券报:未来通胀水平预计会怎样?对市场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李海鹏:到目前为止,今年的通胀整体呈现向上的走势,但是结构上有所分化。受供给端的影响,以猪肉、水果等为代表的食品价格涨幅明显,而非食品价格表现相对疲弱。接下来,通胀水平将主要取决于食品项的上涨空间。目前市场对猪肉价格的上涨依然有一定的预期,将会对债券市场形成一定的利空影响。但是,非食品及工业品价格走势相对疲弱,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整体通胀水平。未来通胀走势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3%的关键点位能否突破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陈凯杨:2018年-2019年处于猪周期上行区间,猪肉价格上涨推升CPI上行。在目前的宏观经济和总需求偏弱的环境下,食品项或难以支撑通胀全面上行,同时PPI处于中枢下行区间,整体通胀压力仍然可控。

  马龙:总体上,我认为下半年通胀会有抬高的压力,但不会对货币政策造成太大的制约。其主要原因在于,当前通胀压力主要来自于部分品种,例如猪肉等因为供给短缺带来的结构性价格上涨。在经济增长存在一定下行压力的背景下,部分品种的价格上涨难以演化成全面的通胀压力,对债券市场预计不会造成太大的扰动。

  上海证券报:我国资本市场开放的步伐正在加快,这对下半年债市将形成怎样的影响?

  李海鹏:包括债券市场在内的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长期趋势。根据相关数据,已经有超过1000家境外投资机构进入国内银行间债券市场。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将不断丰富市场的交易主体和交易品种,提升市场的活跃度。我们认为,对下半年的债券市场而言,这种活跃度的提升将一直持续,且有可能加速。

  陈凯杨:海外资金已经成为市场重要的买方力量,目前中国主权利率相对全球同等级别的主权利率明显偏高,对全球投资者有较强吸引力。随着我国资本市场开放步伐的加快,未来海外投资者将更加深入地参与国内债券市场,影响市场定价逻辑,密切国内债券市场与全球市场的联系,对国内债券市场具有积极的影响。同时,由于人民币汇率直接影响海外资金的投资行为,其对国内债券市场的影响力可能会逐步提升。

  马龙:近几年来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明显提速,海外资金持续大规模流入股市和债市,成为重要的增量配置资金。我们认为,这一趋势未来仍将持续。第一,从政策层面来看,我国对外开放的脚步不会停下,仍将出台进一步开放资本市场的举措。第二,我国资本市场开放虽然在过去几年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很大的空间。第三,对于海外资金而言,中国在日益崛起,参与中国资本市场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外资流入的趋势不会发生改变。

  债券市场是海外资金配置的主力方向,由于我国债券收益率一直高于发达国家,且近期中美债券利差明显走扩,因此对海外资金的吸引力明显加大,海外资金的流入将会对债市行情起到正面作用。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