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崔伟治下东方基金:四年规模只减不增 独靠许文波何以为继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7-11 17:19:03 来源: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艾茉/研究员 苏果

[中国基金网11日讯]

公募基金行业早已过了“以牌养人”的逍遥时期,随着国内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以及竞争越来越激烈,即便是券商系的公募基金公司,除了处于行业规模靠前的公司外,其余大都过的比较“惨淡”。

就比如东方基金公司,早在2004年就成立,但多年来的资产管理规模却在300亿元面前止步,而公司的净利润更是在亏损和盈利之间频繁波动。

纵观其产品布局,早年间也具有券商系公募的特点,那就是权益产品占比较多。但如今,随着投研人才的纷纷离去,公司的权益产品规模已经大大落后固收类产品。可尽管如此,在净利润上,却没有体现出像其他固收产品较多的公募基金公司那样的稳健,近四年里公司整体净利润持续显示出下跌趋势。

15年经营历程 资管规模在300亿元面前止步

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6月,虽然有着15年的经营历程,时间上也不算短,可截止到7月9日,如今的资管规模却仅仅有261.14亿元。即便是在2015年最好时,也没能突破300亿元,仅仅停留在了283.83亿元,仿佛300亿元是一道跨不过去的槛。

身为券商系公募,东方基金早年也具有重权益的特点,仅从2010年之后来看,在2010到2014年,公司的股票型基金与混合型基金这类权益产品规模占比始终在公司总资产规模的七成以上。2015年时,在资本市场连续大涨后,公司资管规模达到历史高点283.83亿元,但这一年,其权益产品规模占比却为69.92%,首次跌破70%。

 此后,随着2016年市场整体回调,其权益产品规模继续缩水到58.53%,2017年蓝筹股牛市并没有让这家券商系公募出现好转,反而权益产品占比继续缩水到45.72%,而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型基金这类固收产品的规模,却在2017年首次超过权益产品,占比达到了54.28%。2018年和2019年内,这种权益规模缩水固收规模上升的趋势依然如此。

或许2016年以来,委外资金的高速发展令公募基金公司固收产品规模突飞猛进是行业整体现象,东方基金的变化也同样如此,但从基金公司的净利润数据看,固收产品占比较多的公司往往能够获得稳定的业绩回报,体现在财报里就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固收产品的盈利基本能覆盖权益产品的亏损,从而令公司整体净利润始终为正。

但东方基金的情况却并不是这样。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统计,2010年到2014年,公司的净利润波动高企,这当然和股票市场走势有关。2014年和2015年牛市让公司净利润出现复苏,分别达到了0.28亿元和1.45亿元。

2016年,在权益产品占比依然较多而股市走势不佳时,公司净利润下降到0.66亿元。不过在2017年,牛市行情和公司固收产品占比较多的情况下,东方基金的整体净利润却是0.6亿元,继续出现下降。而2018年股市的大幅下跌又令公司这一年的净利润回到正数以下,出现了0.23亿元的亏损。

早在2016年时,东方基金当时的总经理孙晔伟离职,而其任职期从2012年开始,这4年时间也是东方基金规模上升明显的时期。同年3月分,公司副总经理、投委会委员陈振宇离职。此后,董事长崔伟代理了一阵总经理职务,2016年年底,东方基金公告,原副总经理刘鸿鹏升任公司总经理。

资料显示,刘鸿鹏曾任吉林物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顾问,君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办事处融资融券专员,吉林省信托营业部筹建负责人,新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同志街营业部副经理,经理,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营业部经理、营销管理总部副经理、经理。2011年5月加盟东方基金,历任总经理助理兼市场总监、市场部经理,公司副总经理。

从对外的公开资料看,东方基金高层显得低调,刘鸿鹏此前并没有太多言论和报道。去年时,在公募基金发展20周年之际,刘鸿鹏曾表示:“东方基金秉持本源,继续坚守合规风控生命线,努力提升自身投研实力,把握机遇,迎接挑战,力争为投资者提供更丰厚的回报,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但在基金公司本源,权益产品方面,东方基金的投研实力却是越来越弱。

基金经理离职率居高不下 老将许文波“压力山大”

今年1月3日,东方基金一口气发了6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王晓伟卸任东方主题精选混合基金经理后,不再管理公司任何公募基金。而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在2018年里,东方基金旗下的基金经理刘志刚、朱晓栋彻底离任。2019年里彭成军、黄诺楠、王晓伟不再管理基金产品。

尤其是朱晓栋,其离任前是东方基金权益投资部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管理着众多权益产品。虽然离任原因是公司业务需要,但在是否转任本公司其他工作岗位一览却是“否” 。

目前,东方基金旗下的基金经理共有10人,而基金行业的公司基金经理平均值在15人,东方基金仅排在135家公司的65位。

从任职经验看,5人不足3年,2人不足4年,仅王然、薛子徵、周薇3人在该公司的基金经理任职时间超过4年,但也不足5年时间,而5年通常被公认是经历过牛熊转换的时间期,通常5年以上的基金经理才被认为是老将。而在3位相比之下资历最“老”的基金经理中,周薇还是以债券和货币基金为主。

时期从多位基金经理的业绩看,许文波是目前该公司仅有的业绩不错的基金经理。其管理的东方龙混合从年初以来,回报达到26.32%;东方精选混合从去年8月13日管理到7月9日达到了7.08%的回报,并且目前管理的5只基金大多都跑赢同类均值。其早年曾任新华证券分析师、东北证券资产管理分公司投资管理部投资经理、部门经理;德邦基金基金经理、投资研究部总经理。2018年4月加盟东方基金,目前任公司总经理助理、权益投资总监、量化投资部总经理、固定收益研究部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

无论是从管理基金的数量还是任职上看,许文波都是身兼数职,可谓是压力山大。而公司总经理刘鸿鹏之前所说的努力提升公司自身投研实力,也似乎成为“梦想”。而在其他几位资历较深的权益基金经理中,薛子徵、王然等人的业绩大都不理想,频频跑输同类。

9只基金规模“迷你”权益产品占大头

目前,东方基金旗下共有59只基金,有9只的规模合计在5000万元以下,绝大多数都是权益产品,不过这些基金多数的累计收益率都为正。

 比如规模最小的东方新价值混合,2015年7月成立时规模有4亿元以上,到了2015年三季度末公布数据时就变成了0.54亿元,显然,之前的规模只是来“帮忙”的机构资金而已,目的只是让该基金符合发行标准。

不过从2016年三季度,该基金规模又猛增到5.66亿元,虽然此后持续缩水,到今年二季度0.05亿元,但依然在这个过程中是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其目的还是为了维持不被清盘而已。

相比之下,东方民丰回报赢安混合的持有人则基本都是个人投资者,其A、C两份额合计只有一千万元,从2017年3月份成立至今,累计收益率仅有1.26%和0.69%。

而东方大健康混合,从2016年成立以来还是亏损的,身为一只以健康、医药为主题的基金,竟然仅在2017年的牛市里获得过7.8%的收益,其余时间均在亏损,这样的基金谁还会陪伴下去呢?其规模也从成立时的3亿元一路缩水到今年二季度披露时的0.1亿元。

同样,东方周期优选、东方区域发展、东方支柱产业三只混合基金中,除了东方周期优选的累计收益率为8.93%以外,其余两只都是亏损,而且全都超过15%。东方周期优选尚且从8亿元缩水到今年二季度的0.23亿元,更何况东方区域发展、东方支柱产业从成立时的2.51亿元、4.04亿元,全都缩水到0.24亿元,就不足为奇了。

而且东方区域发展这只基金目前由薛子徵管理,也就是东方基金旗下资历唯一三个超过4年的基金经理之一,但业绩也并不惊喜,这也充分说明东方基金公司的投研实力实在不能让人充满期待。

在今年的业绩表现中,东方基金仍然有5只基金亏损,其中东方量化多策略在今年2月份成立之后并没有迅速建仓,而此时正是A股大幅反弹的时候。到了4月份,随着大盘回调,该基金净值也出现走低,该基金不幸建仓在了高位。

该基金的基金经理盛泽的任职记录还不满一年,其早前在德邦基金任研究员、基金经理助理。2018年7月加盟东方基金。进入东方基金后,去年8月份,其管理了自己的第一只基金东方量化成长,任职331天后回报为2.58%,而同期的均值是6.36%。

管理的第二只基金是东方启明量化先锋,时间从去年9月12到10月26日,不过44天盈利了1.73%,也还算不错。同时,在去年9月12日,盛泽还接手了几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到今年1月份几位基金经理正式离任,从目前看,这几只基金在今年的大涨行情表现都不错,但究竟盛泽独自管理之下能否做好风控,还要投资者进行更长时间的观察。

目前,东方基金的规模仅排在行业第68位,无论是产品布局还是人才储备都远远落后,前途可谓是“动荡”。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