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徐荔蓉:注重估值 投资有成长潜力的公司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08-12 05:39:17 来源: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君 实习生 王霄悦

[中国基金网12日讯]

  “投资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基金经理更应该在偏执和灵活间找平衡,守护好自己的能力圈,并且不断学习、进步。”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徐荔蓉在接受中国基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现在更注重以合理估值买入有成长潜力的公司。

  徐荔蓉表示,看好A股中长期趋势,在经济平稳增长的环境下,银行、保险、消费等行业的公司展示出投资价值。所谓“核心资产估值过高”的说法是片面的,更应该从公司长期成长性、横向纵向的估值比较等因素看。

  看好A股中长期趋势

  徐荔蓉表示,从较长周期而言,看好中国股市,有三个核心原因:

  一是中国经济进入稳增长阶段,在比较平稳增长的经济环境中,一些资产负债表健康、公司管理战略正确、资产质量较高的企业,有机会获得超过行业平均的增长速度,并且市占率持续扩大,这是支撑股市长期走牛的基础,有望为投资者提供更多优秀投资标的。

  二是从股市流动性看,未来方向非常明确,国家政策对股市的定义上升到一定高度,我国融资结构将从间接融资为主向直接融资为主转化;另外,从居民资产配置的角度,房地产未来将不再是能够提供巨大回报的市场,未来居民财富从房地产市场向股市转移将是大趋势,将为股市提供较为充分的流动性。

  三是外资在中国市场的配置才刚刚开始,目前外资对A股显著低配,从数据上看,外资对中国股市的投资比例不足A股总市值的3%,而这一数字在印度市场是21%。我国GDP占到全球GDP的15%,未来随着A股被纳入MSCI等国际指数的比例不断提升,流入A股的外资规模将会呈现数倍增长。

  “在GDP稳定增长的环境下,会诞生越来越多好公司,再加上流动性给予足够支撑,我们可以更大胆一点说,拉长时间看,我们正站在牛市的起点。其实,两三年前我们就看好市场,当时主要配置的方向是金融板块的银行、保险、券商,还有消费行业。”徐荔蓉说。

  这两三年来,以茅台、格力、平安为代表的一批龙头A股公司股价不断创出新高,市场将其称之为“核心资产”,而关于核心资产是否估值过高的讨论也不绝于耳。

  “作为股票投资者,买不买某只股票,要看我们的投资周期,看未来1~3年基本面的发展是否是向好的,还有买入时的估值是否合理。我们希望投资一些有成长性且估值合理的公司。判断估值不能机械看数据指标,而应该根据不同公司和行业的特性来判断,同时,纵向跟历史平均水平比较,横向跟国际上同类型公司比较。”徐荔蓉表示,如果从十年投资的维度看,一些股票现在估值并不算贵,如果短期市场情绪过热上涨过高,可以稍微减掉些仓位,未来以更好的价格买回来,但这并不代表他认为这些公司已经涨到头了、市场风格要转换了。

  徐荔蓉说,就算站在博弈的角度,那些跌得多的所谓成长股,估值也不一定便宜,因为它们的盈利也下降了。“更好的逻辑是我们应该去分析那些涨得多的公司,看其基本面、估值、投资者结构等各方面,能否支撑未来几年继续持有;同时,我们也在研究那些跌得多的股票经营是否改善、未来有没有成长机会。”

  关注银行、消费

  和光伏行业

  目前徐荔蓉管理的几只基金皆取得较好业绩回报,数据显示,截至7月31日,偏股混合型基金国富潜力组合混合A、国富研究精选混合年内回报均超38%,大幅跑赢同期上证综指涨幅,平衡混合型基金国富中国收益混合年内收益也达到26.91%。他坦言,在当前市场环境中,会重点关注银行、消费、光伏等行业。

  徐荔蓉认为,银行是经济平稳增长环境中非常受益的行业,“银行类似于一个宏观经济的资产配置专家,2015年供给侧改革之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得到极大改善,从以偏周期性的传统行业为主的贷款配置,转变为新兴产业的配置,选择方向更清晰。同时,这几年来银行资产质量得到提高,盈利收入逐渐改观,坏账率下降,不良贷款余额稳步下降,拨备覆盖率大幅上升。但银行股的估值还在历史底部,整个行业市净率不到1倍。市场对银行股有思维惯性,认为这是一个宏观强关联行业,对银行严重低配。”

  消费股也是类似情况,徐荔蓉认为,宏观经济波动率下降,消费占比逐步上升,现在GDP增量中约78%由消费贡献,存量GDP中也有54%来自消费。“很多消费品行业增长趋于稳定,一些公司品牌逐步显现,有正确的战略、良好的资产和优秀的管理层,逐步发展为龙头。消费品公司短期估值略贵,但如果成长性没有发生改变,估值到明年可能会被消化。”

  另外,徐荔蓉还看好光伏行业,“光伏正在从一个强周期行业变成一个偏成长的行业,需求稳步提升。过去十年,光伏是靠国家补贴的行业,现在已经达到了平价上网,靠需求自然驱动,全球需求非常旺盛,变成了偏成长的行业。”

  徐荔蓉也表示,目前对科技股关注还比较少,因为估值还比较高,“需要观察未来科创板对整个科技板块的影响,里面可能有一些投资机会。科技领域会产生一些好的公司,不再是由订单驱动,而是真正具有可持续成长性,至少能看到三年以上的成长。”

  注重合理估值

  买有成长潜力的公司

  徐荔蓉具有21年的证券从业经验,担任基金经理超过12年,多年来一直战斗在投资第一线,现任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在徐荔蓉的投资体系里,非常注重自下而上选股,如果没有好公司,宁可放弃行业。同时,徐荔蓉偏好逆向投资思维,喜欢在被市场忽视的地方挖掘机会,寻找预期差。

  徐荔蓉比较认同“GARP”(Growth At Reasonable Price)策略,即“合理价值成长策略”,既考虑价格因素,又考虑成长潜力。“作为选股型的投资者,我们会看1~3年的基本面情况,看其能否提供合理的成长、有没有合理估值。合理估值的定义是较为动态的,根据不同公司、行业、历史估值去具体分析。”他说。

  在选股上,徐荔蓉对财务报表和管理层比较重视,因为如果希望投资周期长,观察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非常关键,能够降低犯错的概率,增加找到好公司的概率,另外,要积极倾听市场上相反的意见,避免思维的盲点、锚定效应。

  2019年,国海富兰克林基金的投资团队斩获中国基金业英华奖、明星基金奖等多个奖项。作为公司投研负责人,徐荔蓉在管理团队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他认为,基金经理在投资过程中,既要守护能力圈,也要保持适度的灵活性,“基金经理其实就是在偏执和灵活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度,不同基金经理因其背景、经验的不同,平衡点也不一样。”

  徐荔蓉坦言,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投资团队在过去价值风格显著,在2015年上半年市场暴涨阶段表现并不是很突出,当时他反思是哪些地方与市场有偏离、是不是对新兴产业机会的把握不足,于是提出要拓展能力圈,但后来发现并非如此,一些所谓的成长股由于估值太高,最终高位暴跌。“这几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发现有两点很重要:一是基金经理要守护好自己的能力圈,不熟悉的领域不做,不懂的公司不买;二是要持续学习、进步,不能‘一瓶茅台喝到饱’,固步自封。”

  做投资时间长了,徐荔蓉更加明白,投资其实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有些基金经理很偏执,就喜欢投某个行业,但这几年成功了,过几年又失败了,类似冠军魔咒;也有些基金经理很灵活,市场什么热就买什么,价值、成长一把抓,号称‘快刀手’,但最终也没有获利多少。我认为,一个合格的基金经理需要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找到平衡点,因为股票投资是一件非常主观的事情,需要一定的执着和坚持,同时也要有认错能力,保持适度灵活。”

  徐荔蓉比较欣赏投资大师彼得·林奇,认为他身上有几个特质值得学习,一是足够勤勉,二是视角很宽,三是独立思考。“巴菲特的方法对长期资金和长期投资很有借鉴意义,但彼得·林奇的方法更适用于管理基金,因为在国内管理开放式公募基金,我们更多将自己定义为中期投资者。”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