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九位大咖夜话“资产荒”:这样配置资产 未来我们不慌!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9-12-03 06:13:1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玉敏 北京报道

[中国基金网3日讯]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每个人身处其中。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又该如何举起显微镜察当下、举起望远镜看长远呢?

11月18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第十四届亚洲金融年会之“21世纪青年金融家夜话”在京举行。本次夜话以“再逢‘资产荒’?大变局下谋定后动”为主题,广邀来自于AMC、信托、保险、证券等机构的中坚力量,就大变局下的投资机遇与挑战,金融业供给侧改革以及未来机构转型的方向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11 月18 日,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第十四届亚洲金融年会之“21世纪青年金融家夜话”在京举行。

面对“资产荒”我们不慌
中国长城资产总监雷鸿章在演讲中开门见山地表示,面对资产荒要淡定,因为曾经“投资什么都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要降低投资预期,万万不能盲目追求投资回报率,而要寻求利润水平合理、风险相对可控的投资机遇,注重资产的质量。

中国东方资产并购重组事业部总经理隋兆辉也表示,资产荒是相对的。“我认为资产荒,是相比之前的投资而言,现在寻找收益率符合要求、风控又要过得去的项目出现了一些困难。”

与此同时,隋兆辉也认为,所谓的“资产荒”和经济增速换挡和市场波动相关,也有资金方加强风险识别体系建设的因素。因为前期个别投资机构盲目扩张,“弯道超车”走捷径,实则背离了风险控制的基本理念。因此,资产荒不是坏事,能够让市场有更清醒和理性的判断。

隋兆辉表示:“我觉得内外部环境,唯一不变的是变化,不能说好的时候一味看好,差的时候一味看差,永远要保持战略定力。保持战略定力就是要始终坚持稳健经营和尊重风险控制的基本规律。”

在国华人寿总裁助理章俊看来,资产荒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增长的不确定性产生恐慌,二是对确定性资产的估值产生恐慌。

章俊认为,近期,资产荒因素影响全球,大幅提高了全球资产风险偏好,在全球债券收益率新高中股票市场不断创出新高。短期看,可能会出现许多不可预料的因素,使得风险偏好和资产选择发生变化;长期看,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多一些时间,多一些耐心,我们的未来不慌!

上海穗甬融信资产管理公司总裁郝光辉认为:“目前不良资产领域,资产荒是相对的,但资金荒是绝对的。”

因为在供给端,中国金融领域的不良资产数量在绝对增长,而且在逐步向非银行金融机构领域,甚至向非金融领域在蔓延。不过不良资产的结构发生了变化,此前最主要的不良资产供给方是五大商业银行。未来不良的主要供给方是中小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乃至于更小的村镇银行。中小银行损失吸收能力有限,因此大规模对外转让也出现了“消化不良”的问题。

关于资金,郝光辉表示是绝对的稀缺。“目前中国市场上非常稀缺跟不良资产处置匹配的长期资金。因为不良资产大家都知道是一个逆周期的产业,在经济下行周期买不良资产,资产下跌的时候好买,但是也不好卖,处置变现时间长。”

这些穿越周期的资产配置
至于未来的投资方向,雷鸿章表示,目前看,一是猪肉,二是茅台酒,三是华为手机。猪肉是人们的生活必需品,茅台酒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华为是高科技、制造业,而制造业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根基。

雷鸿章建议,做投资也要做到“三准”:瞄准老百姓的需求;对准产业和技术发展方向;找准自身的功能定位和资产核心价值。

太保资产副总经理严赟华坦言,受内外部因素影响,保险资金面对优质资产荒的配置现实,风险可控的相对确定性资产收益下降,供给不足。

严赟华表示,从英国和日本的保险业投资组合配置情况看,拓展海外资产配置,是应对低利率的重要手段。当前国内保险资金配置中的海外资产比例仍较低,未来仍有拓展空间;通过资产的多元化和分散化,能够提升配置效率。港股市场、中资美元债、不动产等是当前保险海外配置的主要方向。

股票资产方面,严赟华表示,“股票估值具有配置吸引力”。太保资产在坚持以股息价值为核心策略的基础上,结合当前市场环境进一步开发了股息价值+系列策略如H股高股息策略,丰富了大资金应对低利率环境的大类资产配置策略,为资金提供低波高息的投资选择。

在债券投资方面,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民企的融资状况有所改善,但是客观地讲,改善的幅度还相对有限。城投债仍保持着极低的违约率,且预期在未来的若干年内违约率也不会实质性上升。

市场主流的观点认为,城投的违约可能会从“穷地方”“低等级”的地方开始蔓延。而张旭则认为,纯粹意义上的城投风险并不高,违约将更可能从产业资产占比较高且资质较差的“类平台”开始。

金融机构的供改和转型
未来金融领域竞争的关键,就是对优质资产的获取能力和风控能力。当下,随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金融机构之间分化已经显现。

国信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剑表示,“银行业经过黄金十年,现在进入相对比较困难的时期。在这样的时期中,有些银行还是一直很好,而有些银行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从ROE的角度分析银行,通过盈利增速和不良率的指标变化,王剑的分析发现,2017年开始大行向好,2018年股份制银行也出现了拐点,而中小型银行的情况却一直在恶化。

从资本市场估值的角度,估值比较高的银行则多是城商行。通过观察和分析,王剑认为,银行业分化的根源在于客户基础。

在资管新规和监管的要求下,信托公司逐步回归本源。五矿信托副总经理孟元在发言中表示,信托公司应该树立自信,因为以下这三大优势仍然存在。

一是投行业务,给客户做投资融资,定位成为综合金融服务的提供商。二是资产管理业务,发展自己的财富团队,定位于差异化金融产品的提供商。三是做服务信托,定位于金融交易架构的创设者。

紫金信托总裁助理李薇认为,2019年资管行业发生很大变化,信托行业热议的话题之一便是监管层对信托通道业务和地产业务规模的管控,这让信托行业规模增速放缓,回归本源、加快转型成为信托公司迫在眉睫的任务。

金融行业由同质化竞争转向了差异化发展。她认为,未来资管行业的转型将呈现出三大趋势。从竞争环境来看,资本市场加大开放使得鲇鱼效应显现,会加快内部机构的升级;从竞争方式来看,金融科技赋能将促进资管行业的转型;从竞争格局来看,未来有望形成巨无霸+精品机构的格局。

与此同时,资管差异化的发展将推动金融同业合作模式的升级。不同类型机构需要强强携手,才能实现协同发展、互利共赢。信托行业在非标资产管理领域和财富管理领域具有差异化优势,并可在这些领域和同业加强合作。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