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上半年VC/PE募资降四成 行业将深度洗牌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20-07-27 05:49:50 来源:中国基金报记者 莫琳 李迪

[中国基金网27日讯]

  据投中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共成立1661只新基金,募集资金1012.04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37.5%。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上半年不少机构募资节奏放缓。由于新进资金不足、可持续投资弹药匮乏,一些中小机构难以抵御寒潮已悄然退场。

募资下降近四成

头部机构募资占比过半

记者发现,今年上半年,美元基金的募资情况远好于人民币基金。上半年前十大募资案例中,CVC、光速中国等8只美元基金共募资近100亿美元,凯辉基金的2只欧元基金共募资13亿欧元(约15亿美元),还有鼎晖投资和华盖资本旗下的3只人民币基金共募资134亿元人民币(约19亿美元)。

多位受访创投机构表示,上半年受疫情影响,VC/PE线下业务开展受限,部分机构被迫将工作重心转向投后管理,全力帮扶已投项目抵御疫情冲击。

投中研究院院长国立波认为,从近几年募资情况看,头部机构的募资总额,尤其是前250家的募资总额,已占全市场很大一部分,其中2018年和2019年的占比分别增至61%和50%。在资本寒冬形势下,头部机构凭借自己的品牌优势、行业经验、优秀业绩获得更多资本青睐,众多中小机构在募资困境中难以维系,两极分化明显,机构或将迎来深度洗牌。

江苏一资深理财顾问刘一龙表示,小型机构新成立的股权基金,即使是主打十分火热的医疗赛道,募资也不容易。“上半年我们为苏州一家小型医疗基金募集了一点资金,该产品也是去年成立的‘老货’。”刘一龙补充,“老货”指的是二次募集的产品,“这类‘老货’已经投出了一定项目,有一定底层资产支撑。”

受疫情影响,个人LP大多资金紧张,投资决策更加谨慎,因而更倾向于投资头部机构。刘一龙称,今年上半年股权产品十分难卖,对于个人LP来讲,很多业务受冲击缺钱。再加上近期经济不确定性强,股权产品的锁定期又长,受冲击小的个人LP也都想多留点钱以备周转之需。

不过,并非所有个人LP均缺乏投资意愿。由于股权市场资产目前处于相对低估状态,部分资金充裕的投资者反而投资热情高涨。

财政压力增加

政府引导基金增速放缓

在募资角色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政府引导基金,在今年上半年也放缓了增速。

2020年上半年,仅成立30只新基金,共募集资金1149.35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4.5%。去年下半年,多地政府引导基金下调了返投比例,这意味着政府引导基金撬动的社会资金也同步下调。

上海科创投集团副总经理朱民认为,“当前整个募资状况非常难,特别是政府引导基金,是单一LP。最大的问题是,财政实力好的时候,也没考虑过要留出今后几年的财政预算,但目前财政压力遇到了非常艰难的时刻,今年都会遇到一些募资的问题,现在又到了一个至暗时刻。”

除了财政压力因素外,政府引导基金增速放缓或与今年2月财政部发布的《关于加强政府投资基金管理提高财政出资效益的通知》有关。通知指出,一些基金存在政策目标重复、资金闲置和碎片化等问题,并提出强化政府预算对财政出资的约束等几项措施。

不少投资机构人士表示,这项政策出台后,很多VC、PE们拿到政府引导基金LP的钱难度更大。

国立波则指出,由于地方政府在成立政府引导基金的大规模“试水”之后,也正在对政府引导基金的规模以及产业导向做出进一步的调整和优化。资管新规之后,募资的主要主体基本是政府引导基金和国资(地方国企和央企)出资为主,虽然也有上市公司、高净值个人及其他类型的出资人,但从整体出资情况来看,社会资本严重不足。

募资难成为新常态

下半年行业洗牌或将延续

目前,我国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各行业复工复产也有序推进。然而,业内人士对下半年股权市场的募资状况并不十分乐观。

国立波认为,募资难是一个新常态。自2018年开始,整个VC/PE行业开始下滑,优胜劣汰的调整趋势非常明显。今年的疫情可谓是一项压力测试,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趋势。VC/PE行业面临存量出清,头部效应逐渐呈现。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近两年内,有近200家创投机构的经营状态显示为“注销”或“吊销”。今年下半年,即使疫情冲击逐渐消解,这一状况或将依然延续。

国立波称,“我们预计下半年的募资形势不会出现明显好转。此外,头部基金表现相对良好,但由于整个社会资本比较匮乏,导致这些头部基金的募资过程也相对较为艰辛。市场上目前有15000家机构,因此,那些没有独家本事、没有好业绩、没有特色的机构,会陆续因为募资问题被市场淘汰。”

刘一龙称,“创投机构要想为客户创造价值,募投管退四个环节都不能有短板,而许多小型机构由于规模的限制,想要做到打通整个流程很难。”

国立波建议,中国成立的大多数基金是成长期基金,这些基金在Pre-IPO 、成长期、特别是在上市阶段,集聚了大量投资资金,导致Pre-IPO的项目估值相对较高。因此,不论是国家还是市场,都应关注早期领域的投资,鼓励资本“投长、投小、投早、投新”。在市场失灵的部分,需要政府资金、国企、国有资本加大投入力度,引导资本向早期方向发展、向硬科技领域和创新领域投入。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