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乐视危机发酵 48亿定增资金深陷困局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6-12-12 06:06:11 来源: 中国证券报 黄淑慧

[中国基金网12日讯]

  原本就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乐视,因一则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的传闻,使得资金链危机进一步发酵,此前投资于乐视网的资金也深陷困局。今年7月,当诸多公募基金纷纷从二级市场撤退之际,财通基金、嘉实基金、中邮创业基金三家公募基金和牛散章建平却以45.01元的价格包揽了其近48亿元的定增。短短几个月时间,这些定增资金已经承受了巨大浮亏。而如果乐视非上市公司板块的资金危机得不到妥善解决,冲击进一步传导到上市公司,可能导致乐视股价进一步下挫,这些定增资金也将面临更大的窘境。

  质押平仓线风波

  12月6日,乐视网股价尾盘突然跳水,最低下探至35.01元,最终报收于35.8元,跌幅达7.85%。这根长阴线也让市场开始密切关注乐视网实际控制人贾跃亭股权质押是否逼近平仓线。当天,甚至有消息称:“贾跃亭有一笔乐视网股权质押平仓线为35.21元,这笔质押股票总计50733.23万股,占贾跃亭持股比例高达64.81%。”

  以此大跌为发端,处于舆论漩涡中的乐视资金链危机进一步发酵。12月7日早间,乐视网临时停牌,晚间则发布公告称,公司关注到有媒体报道了《乐视惊魂一秒:贾跃亭64.81%质押股票一度跌破平仓线》的文章,公司需就有关事项进行停牌核查。同时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预计涉及产业资源整合事宜。12月7日午后,贾跃亭微博针对此事件回应表示“策划够完美,黑手够无耻。但乐视人会被击垮吗?答案是:越被黑,越坚韧,沙场见。”

  对于35.21元平仓线的说法,多方消息也表明,这一数据并不符合事实。一家参与了乐视网投资的机构相关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这个数据和实际情况差异大了些。”

  按照业内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操作惯例,各家机构风控尺度有所不同,但对于创业板公司,以前20个或前60个交易日均价为基准价,质押折扣率一般4折上下,优质股票可能会略微上浮,平仓线一般设置为折后基准价的130%-150%,警戒线则在平仓线基础上再上浮10%-20%。

  查阅乐视网此前公告可以发现,2015年10月26日,贾跃亭将其持有的公司高管锁定股467,332,000股、无限售流通股40,000,300股,共计507,332,300股进行质押,用于乐视生态业务的发展投入。当时乐视网的前20日均价在40元上方位置。

  如此按照业界惯例推算,质押平仓线应当比35.21元要低一些。对于参与此次质押融资的机构而言,还拥有“一定的安全垫”。不过,乐视网方面一直未对具体的平仓线数据作出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12月8日,乐视网的融资余额为48.92亿元。而自11月份以来,乐视网的融资余额基本维持在48-51亿元之间。而乐视网最新的流通市值为452亿元。这意味着,融资盘占其流通盘的比例超过10%。乐视网自11月份以来的成交额,基本维持在4-25亿元之间,而这26个交易日中,每日的平均成交额仅14.3亿元。有市场人士认为,相对于近50亿元的融资盘,这点成交量无法满足融资资金的出逃。如果负面消息引发融资盘踩踏,或引发多米诺效应,导致乐视网股票更大幅度下挫。

  市场人士也指出,如若乐视网没有停牌,股价在舆论发酵中继续下挫,也的确将挑战各方紧绷的神经。据媒体报道,曾于2015年10月接受贾跃亭质押乐视网股权的金融机构,已在考虑潜在风险,并着手寻找解决方案。

  定增资金巨大浮亏

  无论平仓线是多少,7月入局的定增资金面临巨大浮亏,已是不争的事实。

  今年7月27日,乐视网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宣布以45.01元/股的价格完成近48亿元的定增,扣除保荐、承销等费用之后募集资金净额47.16亿元,财通基金、嘉实基金、中邮创业基金三家公募基金和牛散章建平包揽了该次定增。其中,财通基金、嘉实基金、中邮基金分别获配3910.24万股(17.6亿元)、2132.86万股(9.6亿元)和2132.86万股(9.6亿元)。章建平则豪掷11.2亿元获配2488.34万股,并以1.26%的持股比例,位列定增完成后乐视网第七大股东。这部分非公开发行股票于8月8日上市,将于2017年8月8日解禁。

  如果以乐视网停牌前股价35.8元计算,目前章建平的浮亏接近2.3亿元,财通基金已浮亏达3.6亿元,嘉实基金和中邮基金分别浮亏近2亿元。

  可查资料显示,这其中有几只公募基金和专户产品持股比重较大,财通基金-富春定增1061号资产管理计划、财通基金-富春定增1076号资产管理计划各自获配了1107.53万股,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基金获配888.69万股,中邮信息产业基金422.13万股,财通多策略升级、中邮核心优选、中邮核心竞争、中邮趋势精选、中邮尊享一年定期也均持有定增股票。

  一家参与此次定增的机构中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管对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当时参与定增时的确较为看好乐视网的前景,而且当时乐视网股价较高点已经有所回调。作为重要的投资者,可以说“比谁都更关注乐视近况”,事实上早在两三个月前就已经关注到媒体报道过的消息,比如裁员、收缩战线、资金压力等等。目前与乐视方面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从对方的反馈看,公司方面也正在积极地解决问题。

  在他看来,乐视电视的成功是无可争议的,1000万台规模即是明证,光一个开机广告单日的收入就能突破200万元。目前只是因为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项目“摊子铺得有点大”,导致现金流面临压力,而这些非上市公司的资金链问题不断传导到上市公司的股价上。但“历史上很多优秀的公司,都曾遇到过资金吃紧的时刻,但在解决资金危机之后都走出来了。”因此,虽然难说乐视一定会成功,但是自己并不像外界那么悲观。

  除了参与定增的近48亿元资金,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还有一些公募基金依旧持有乐视网。在这轮乐视网平仓危机风波中,这些基金也难免承受着一定压力。最为典型的是中邮基金。乐视网三季报显示,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中邮信息产业两只基金分别持有乐视网0.89%、0.75%的股份,为其第八、第九大股东。除去分别持有参与定增的888.69万股、422.13万股限售股以外,另外还分别持有从二级市场买入的866.41万股、1055.38万股。

  Choice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共有66只基金持有乐视网,除了被动指数型基金外,主要是中邮基金、上投摩根基金、嘉实基金旗下基金持股较多。

  多数公募基金已经在今年三季度陆续撤离。Choice数据显示,二季度末时曾经有168只基金持有乐视网。对此,上海一位公募基金经理表示,主动权益类基金持有乐视网的已经很少了,整个乐视体系除了乐视电视业务之外缺乏现金流业务,而乐视汽车等项目的投资体量动辄即是百亿级别,这显然是很难HOLD住的,因此之前多数基金都选择了撤离。

  对于乐视网定增浮亏,财通基金方面表示,公司定增业务采取组合投资的策略,乐视网只是其定增组合中的一部分。2016年以来公司旗下产品参与了500多亿元的定增项目,目前浮盈超过100亿元,对乐视网17.6亿元的投资在投资总额中只占到一小部分,对定增产品而言只是“少挣了钱”,业绩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乐视生态模式争议

  乐视究竟是传奇还是泡沫,离给出答案的时间似乎越来越近。而作为曾经的创业板旗帜企业,乐视的成败也极具标本意义。

  对于目前乐视所面临的资金问题,一些市场人士认为,公司“筹划重大事项,预计涉及产业资源整合事宜”的表述或许暗示着,乐视会继续以优化子板块架构和股权比例、引用战略投资者的形式来缓解资金压力。乐视旗下多个子板块仍有不错的质地,如果乐视“断臂求生”让渡利益,不排除度过此次危机的可能。

  此前的11月15日,乐视控股确认获得6亿美元投资,第一期3亿美元将在本月内到账,资金将投向乐视汽车生态和LeEco Global。投资方为贾跃亭在长江商学院的多位同学所领导的企业。

  而在12月11日北京“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贾跃亭透露,资本和产业方面的整合正在筹划之中,“还是有很多人相信乐视的生态模式可以代表未来。”一个月之内,子公司乐视致新会完成一轮较大规模的融资。一个月过后,乐视的困难“会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

  他还透露,12月底乐视将对外发布乐视超级汽车产业园的重大信息。“如果没有意外,1月3日将是一个震惊世界的发布会。”按照此前计划,乐视汽车在美国投资的初创汽车企业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将于明年1月3日推出首款量产车。

  不过,对于当下乐视所面临的问题,一类观点认为,乐视只是遇到了资金链的问题,而另一类观点则直接认为,乐视的模式和生态值得追问。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市场营销学教授陈歆磊在几个月前即撰文《乐视的破绽》指出,乐视的生态圈概念,复制了苹果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组合。不同在于,苹果自己不做内容,而乐视有自己的视频网站。以乐视网为内容基础,乐视先后切入影视制作和电视、手机、电商、自行车、智能汽车等众多领域。但与苹果相比,乐视生态圈的要素配置过于离散,看不出能量和价值传递的脉络,生态构架和软硬件能力也没有到位,并没有真正形成一个生态圈。复制苹果生态圈的概念并不能复制苹果的成功。乐视的战略并没有体现出其核心竞争力,只是为了超前而超前,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位一直关注乐视的公募基金经理表示,乐视电视的成功能否复制到乐视其他业务上,是要打上问号的。就拿手机业务而言,面临的竞争对手都不一样,电视机领域的海信、TCL等对手相对“呆萌”,而手机产业的参与者无疑更为活跃,这就相当于“踢球踢赢了青年队,不代表能踢赢世界杯”。

  另一位私募基金经理则认为,乐视如今的资金危机几乎是必然的,是不断膨胀的扩张野心与业务能力之间的鸿沟所致。“他现在缺的不仅仅是资金。如果是资金的问题,我们还可以随时拿出50-100亿元来支持他,乐视缺的是在组织结构、公司治理、未来的战术执行上的(能力)问题。如果能在这三个问题上达成高度共识的话,我觉得机会还是非常大的。”作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深圳市鑫根下一代颠覆性技术并购基金壹号投资合伙企业的GP、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