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银行系新公募盛宴:城商行跃跃欲试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7-12-07 06:45:38 来源:奉仙 每日经济新闻

[中国基金网7日讯]

自2013年11月永赢基金成立至今,国内银行控股的银行系公募再无新生力量。一方面,受益于门槛的降低,公募在2015年迎来“百家争鸣”时代。另一方面,在委外业务集中爆发的前两年,多家银行系基金凭借深厚的股东实力,牢牢占据了行业第一梯队的位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获悉,银行系公募基金的审批工作或有望重新启动,多家城商行已经着手准备申报材料。

城商行公募预备队

时隔四年之后,国内银行系公募的申报或迎来新进展。

日前,有银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监管层有意进一步放开新基金公司的审批工作,其中包括银行系基金公司的申报。同时,有多方消息向记者表示,目前有多家城商行正着手准备材料,意欲申报公募。

华南一家城商行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近期确实有不少城商行开始行动,包括江苏、苏州、重庆等地的多家城商行都在准备公募申报材料。此外,银行申请公募的审批流程比以前标准化了很多,相对更容易。”

华南一位从业多年的公募人士赵宸(化名)亦向记者表示,与其公司有合作关系的多家城商行均表达过这方面的意愿,还曾就如何组建基金公司团队的问题进行过探讨,不过目前尚未进入正式的筹备阶段。

赵宸表示,近几年许多城商行都有设立公募基金公司的想法,目前银行理财产品面临净值化转型,这种意愿或进一步增强。

赵宸向记者解释称,城商行意欲设立公募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金融机构都有扩张的欲望,一般规模稍大的城商行都想做基金公司,因为城商行只能依托本地,异地网点扩张受限,而争取更多金融牌照,可视为扩张的一部分。此外本身金融牌照也是有价值的,申请也合理;其次,北京银行、兴业银行、上海银行等几家大的城商行都已经设立了公募,其它城商行也会有“大家做了我也要做”的跟随心理;第三,城商行设立公募运营成本相对比较低,即便监管趋严,还是能对公募提供很多支持;第四,当前银行理财产品要求打破刚兑,向净值化转型,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可以在内部单独设立部门来进行管理,但这并不方便,交给基金公司或是自己单独成立公募基金公司来承接客户的理财需求,是有可能的。不过,公募基金公司的规范化管理远高于银行,这两块如何对接当前业内也在讨论之中。

回溯银行系公募发展历程来看,有着明显的阶段性集中成立的特征。2005年,商业银行设立基金管理公司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先后分别发起设立了工银瑞信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建信基金,这3家公司成为首批银行系基金公司。

2006年至2008年,第二批银行系基金公司相继成立。该阶段成立的银行系公募既有由国内银行直接发起设立,如农银汇理基金、民生加银基金;亦有由原有基金公司引入银行股东变更股权结构而来,如招商基金和中银基金。在这个阶段,银行系公募扩容至9家。

至2013年,城商行开始涉足公募基金业。北京银行、兴业银行、上海银行、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5家城商行,陆续成立了中加基金、兴业基金、上银基金、鑫元基金和永赢基金,银行系公募扩容至14家。

最新一家银行系公募是2016年香港恒生银行控股的恒生前海基金,该公司是在《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框架下落地的首家外资控股的基金公司,与国内银行申报公募的路径有所差异。

以2013年11月永赢基金成立的时间节点来看,在此后的4年中,共有5家证券资管公司、6家证券公司、2家保险公司拿到公募牌照,另有29家基金公司成立,这42家公司涵盖了券商系、私募系、期货系、地产系、保险系等多种派别,却无一家银行系(恒生前海除外),银行系公募可以说是完全错过了这场新式公募勃生的盛宴。

因此,如若监管层对银行系公募的审批加大开放,以当前诸多城商行在这方面的较强意愿,公募行业或将再度迎来银行系公募的迅速扩容。

银行“爸爸”优势突出

一个不可忽略的现实是,当前的金融环境相较于2013年首批城商行系公募成立之时,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银监会和证监会双管齐下的监管态势下,今年银行委外迎来了强监管,这对银行系公募的影响也已经有所显现。对于新生银行系公募而言,如若在这样的监管态势下诞生,自然要承受更大的压力。

北京一位公募副总直言,“在监管对委外的管理如此严格的环境之下,如若有新的银行系公募成立,也未必会有多大的优势。此外,对于一些小城商行而言,成立基金公司的投入产出比也值得斟酌,基金公司未必会带来多大成效,相反早期还会需要很多投入。”

华南一位公募副总经理也指出,长期而言混业多牌照是趋势,短期来说城商行可能需要牌照来承接之前的一些通道业务,但成立资管子公司应该是更多的选择。公募牌照比较贵,管理严格,投入之后的协同效应决定了发展前景,未必都能有较好的发展。

不过,前述赵宸认为,虽然监管趋严,但银行系基金公司相较其它背景的公募而言,仍有极大优势。赵宸表示,“在大行的业务体系内,基金公司往往比较边缘,但城商行不像大行,如果他们成立基金公司,基金公司作为独立子公司一般来讲至少跟银行主要业务部门是平级的,甚至会更高一些,作为新业务也肯定会受到银行的扶持和重视。相对来说,银行自己设立的基金公司肯定比个人自己来做,或者完全没有银行系背景的其他公司要好很多。”

从2013年成立的5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来看,发展情况确实明显优于同期成立的其它基金公司。以公募规模来看,截至2017年三季末,上述5家基金公司的公募资产规模都在400亿元以上,其中永赢基金超过700亿,兴业基金更是超过了1700亿,而同期成立的基金公司中还有规模10亿元以下的。

深圳一家公募的市场部人士也向记者表示,即便是城商行旗下的公募,也有着极大的优势。城商行作为小银行,大体量肯定支持不了,但如果是一家初生的小基金公司,肯定还是可以的。

上述人士向记者举例称,“北京银行就是给中加的货币基金开了一个很小的口,使他们的货基在北京银行端口实现T+0,这就给中加的货币基金带来了不少的量。

次新公司生存状态不一

在愈来愈多基金公司参与竞争的当下,不同背景的基金公司正在分化。而不少成立几年的次新基金公司,正面临着较大的生存压力。

2013年之后成立的次新基金公司中,规模排在前10位的除了前述5家城商行系公募外,还包括国寿安保基金、前海开源基金、兴银基金、中融基金、新疆前海联合基金。这10家公司均成立于2013年,10家公司中规模最小的新疆前海联合基金也已突破了200亿元的规模线。

而规模垫底的多是2016年才成立的基金公司,不过,2013年成立的东海基金、国开泰富基金规模也仅有10亿元左右,与前述10家同期成立的基金公司相差甚远。

若从全行业来看,截至2017年三季度,公募基金规模在10亿元以下的基金公司共有9家(排除有公募牌照的证券公司或券商资管公司),其中规模最小的是2012年6月成立的华宸未来,其公募资产规模仅为1700万元,是全市场仅有的1家规模在亿元以下的基金公司。

前述赵宸表示,“对于次新基金公司来说,有的公司靠专户也能覆盖成本,还有的只能靠资本金维持,但有的小公司确实是非常困难。对他们来说,不要说看规模能有多大,只要没有生存困难就算很不错了。”

沪上一位公募副总经理指出,虽然公募行业竞争激烈,但新来者仍热情高涨,这是因为大家看中百万亿资管行业的未来前景。对于从业人员来说,这其实是好事。

随着公募行业迎来更多的挑战者,淘汰的发生或也可能成为现实。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