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意隆财富资管计划追踪:阜兴集团疑用私募基金“输血”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8-07-07 10:58:26 来源:郝嘉奇,夏欣 中国经营报

[中国基金网7日讯]

随着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跑路”,集团的融资项目也相继曝出问题。

7月5日上午,阜兴集团旗下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意隆财富”)杭州地区的受害者到浙江省政府反映情况,希望得到省政府的关注。

《中国经营报》记者追踪调查发现,意隆财富曾发行21只私募基金,有16只“正在运作”。其中,部分基金的担保方为阜兴集团,融资方是阜兴集团旗下企业或关联公司。因此,意隆财富被外界怀疑在向阜兴集团“输血”。

随着朱一栋失联,意隆财富管理的部分基金也出现违约。与此同时,阜兴集团的大量融资项目仍在运行,仅上海、杭州、义乌三地,投资者总人数已逾千人。

部分基金延期支付

公司官网显示,意隆财富是国内领先的高端资产管理机构,为高净值人士提供卓越的资产管理服务,同时刻意渲染其投资方阜兴集团强大产业平台,以及多元化的综合产业布局,称,“凭借阜兴集团雄厚的实力和良好的信誉背书,意隆财富拥有更强大的风险抵抗能力,令高净值人士的投资更有保障。”

然而,事与愿违。截至目前,据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意隆财富有1只产品已经违约。

记者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发现,意隆财富备案的基金产品有21只,其中5只的运作状态为“正常清算”,16只“正在运作”。不过,协会官网未披露基金投资额相关数据。

其中,“意隆-稀土产业并购基金五期”已经违约。7月1日,意隆财富公告称,该基金的收益延期支付了。公告显示,“按照基金交易文件的约定,本基金投资标的的付款义务人应于2018年6月16 日(T日)之前履行款项支付义务、用于本基金向投资人进行投资收益(含本金及利润)分配,我司作为管理人已敦促付款义务人按约定履行款项支付义务。截至目前,付款义务人尚未按时支付应付款项。”“本基金原按约定于2018年7月2日(T+10个工作日)分配的产品投资收益(含本金及利润)将延期支付。”

公告写明,“我司将继续努力与企业沟通,积极催款,竭尽全力维护委托人/投资人的权益,我司将在收到付款义务人支付的款项后,立即向投资人分配投资收益。”

更为糟糕的是,意隆财富上海总部也几乎人去楼空。

阜兴集团的办公地点为上海黄浦无限极大厦26F和27F。记者6月27日前去探访发现,意隆财富也在此办公。数百个工位上,只有几名员工在匆匆收拾个人物品准备离职。

记者从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官网查询到,意隆财富是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也是协会的“观察会员”。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实缴资本为2000 万元人民币。由于它实缴资本低于25%,协会给予了“特别提示信息”。

阜兴资管投资总额逾百亿

记者采访的多个信源称,阜兴集团相关资管计划涉及近万名投资者,按照每人投资100万元保守估算,总金额超过100亿元。

意隆财富的投资人组成了多个微信群,其中一个群里就有三百多人。杭州市一家私人银行经理告诉记者,一些投资人刚刚拿到拆迁款,还在外面租房就投资了,一些村子里有大量村民投资。
另据媒体报道,某基金公司通过子公司开发了20余个资管计划,将募集的27亿多元全部投入到阜兴集团。不过,记者通过公开渠道统计的数据没有那么多。

据本报记者从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壹财富网站的不完全统计,共有6个资管计划的多期产品、拟募集超过20亿资金投资于阜兴集团及其关联公司。

记者采访发现,意隆财富的投资人主要有三大疑惑。上述基金的真实用途是什么?目前正在运作基金的资金现在何处?这些资金能否被追回以及怎样被追回?

记者调查发现,意隆财富设立的部分基金涉嫌用于给阜兴集团旗下企业和关联企业“输血”。

投资者给记者提供的“广益精选私募基金三期”《产品推介书》《产品说明书》《合同》显示,该基金管理人为意隆财富,托管人为某银行浦东分行,认购起点为100万元,年化业绩比较基准是10.3%。融资方为“上海××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主要从事有色金属、矿产、稀土等贸易业务,2016年主营业务收入突破46亿元。

该基金的投资范围是“通过受让目标公司股权收益权,将募集资金投资于目标公司经营范围内项目”。风控措施包括:意隆财富以自有资金认/申购基金份额(不超过封闭期基金总规模的20%)并为基金提供有限风险补偿、目标公司股权质押、目标公司存货质押、阜兴集团对目标公司的履约义务提供保证担保等。

不过,上述说明书和合同没有指明基金的融资方。该基金的一名投资者告诉记者,融资方是上海青联宝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联宝力”)。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青联宝力成立于2009年4月,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销售金属材料、金属制品、矿产品,以及实业投资、资产管理等,与融资方信息较为吻合。不过,上述信息是否准确,记者尚未从青联宝力公司得到证实。

上述投资者表示,广益系列基金,融资方是青联宝力自然人股东李刚。李刚持有青联宝力49%股份。

记者发现,李刚与阜兴集团关系密切。他持有上海阜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40%的股份,另外的60%由赵梁(阜兴系多家公司法人)持有。赵梁还持有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股份以及意隆财富90%股份。上述两家公司均隶属于阜兴集团。

此外,青联宝力的51%股份由翟羽佳持有。翟羽佳还持有上海阜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60%的股份,该公司另外40%股份由朱成帅持有。朱成帅则是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和总经理。据知情人士透露,朱成帅与朱一栋是近亲。

另一名投资者向记者提供的“意隆新材料产业发展基金二期”《合同》显示,该基金主要投资于稀土行业企业(包括稀土矿产、稀土贸易上下游企业等)股权收益权。

阜兴集团官网显示,集团稀土产业板块拥有4家企业,分别是阜宁稀土新特材料有限公司、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中铝阜宁)、常州卓群纳米材料有限公司(中铝常州)和常熟盛昌科技有限公司(中铝常熟)。

至于该基金投资的稀土行业企业是否涉及上述4家企业,记者多方求证,尚未得到答案。该基金托管人也是某银行浦东分行。记者拨打托管人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意隆财富是否监管失察?

意隆财富总部在上海,并在北京、杭州、青岛、沈阳、宁波多地设有分公司。7月5日,意隆财富杭州分公司的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杭州分公司由于交不起房租、电费,或有关门之忧。记者询问,如果关门,公司是否能帮助投资人维权?该销售人员回答:“我们也想维护投资者权益,这需要监管出面。我个人也有投资,身家性命都在里面。”

与阜兴集团合作频繁的某公司副总告诉记者,“意隆财富只是私募基金管理人,在专业性上,与基金公司和基金销售机构存在差距。”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意隆财富多名员工的委托律师李玉玲告诉记者,意隆杭州分公司主要负责销售基金,杭州多数员工对于基金投向、款项支付路径等并不清楚,阜兴集团旗下的其他金融板块公司负责基金运作。

李玉玲强调,意隆财富作为基金管理人,具有监管职责,应当挑选合格的投资人、做好项目尽职调查、知晓资金是否流向合同约定的项目。“但是意隆财富并没有做好这些工作。”

据李玉玲从阜兴杭州公司前员工处了解到,阜兴旗下相关公司有一笔项目到期,由于朱一栋失联,项目无法进行兑付操作。

李玉玲建议,意隆财富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等,可以通过合法途径变更财务签字人,保证公司的正常运转。因为“意隆财富是独立的法人单位,阜兴集团只间接持有其10%的股权,从架构上来说只是小股东。”

6月27日,李玉玲参加了意隆杭州分公司的内部会议。她告诉记者:“我了解到,朱屹(总经理)负责公司管理,赵梁拥有意隆财富90%的股份,但公司员工目前联系不上他们。王文忠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但系今年4月份新更换的,可能并不真正了解公司情况。”

意隆财富6月29日发布的公告称,意隆财富在朱一栋失联后,咨询了律师,并将联合客户代表成立“意隆维权工作小组”,对阜兴集团及其相关方提起法律诉讼,集中进行项目及阜兴集团资产盘点,第一时间最大程度地保护所有投资者的权益。

然而吊诡的是,记者于6月27日和6月29日两度前往意隆财富办公场所发现,只有个别员工在办公场所收拾个人物品。

也有投资者质疑,意隆财富是否如公告所言,“竭尽全力维护委托人/投资人的权益”?记者拨打了朱屹的手机号,并未接通。

据李玉玲从意隆财富员工处获悉,一些基金所募集的资金尚在基金托管人账户中。她建议意隆财富的投资人,在刑事立案之前,尽快通过民事程序申请法院冻结账户,防止资金被划走。然而,截至7月5日,公安部门尚未立案。“这可能是因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具有牌照,募集资金的形式合法,因此仅仅因为管理人员失联,初步并不能认定为刑事犯罪。但是深究下去,如果意隆财富有虚构项目的行为,那就涉嫌诈骗。当然,这需要公安部门调查。”李玉玲判断,刑事立案可能性很大,只是时间问题。

一位到访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朱氏父子起家地)的杭州投资者向记者透露,据他从阜宁县政府了解到,阜宁县政府在2017年12月已经终止跟阜兴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合作,但是阜兴集团直到今年1月份,仍拿着已经失效的合同文件向投资人销售产品,目前这些资金流向不明。
本报记者顾梦轩对本文亦有贡献


微博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