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子公司闯关净资本新规 难掩转型困惑__中国基金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新闻详细
基金子公司闯关净资本新规 难掩转型困惑
中国基金网 时间: 2018-08-09 06:37:22 来源:北京商报记者 苏长春 王晗

[中国基金网9日讯]

进入2018年下半年,基金子公司新规实施的18个月过渡期已过,这一年半里,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逐步压缩清理,行业也面临转型阵痛。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应基金子公司净资本约束的要求,新规实施一年半有余,已有59家基金子公司陆续增资,占比基金子公司总数量超七成,新规后基金子公司行业增资体量超190亿元。然而,尽管大部分基金子公司都已满足净资本要求,但仍未从规模缩水、业务转型艰难的困境中走出,未来基金子公司发展方向何去何从,也备受市场关注。

新规后增资体量超190亿元

2016年12月,《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管理暂行规定》两项监管新规的落地令基金子公司面临生存拐点,也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基金子公司新规”。根据新规要求,基金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1亿元、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调整后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一系列针对基金子公司的净资本要求,让基金子公司不得不面临增资上的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基金子公司新规给予了行业18个月的过渡期。如今新规过渡期时限已满,北京商报记者对新规下发后全市场79家基金子公司的增资情况进行梳理发现,为达到监管层对基金子公司净资本的要求,新规过渡期间,已有中铁宝盈资管、嘉实资本、富安达资管等59家基金子公司获得股东增资,累计增资金额近195亿元,截至目前,已有66家基金子公司注册资本金超过或达到1亿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59家新规实施后增资的基金子公司阵营中,当属银行系增资手笔最大,如浦银安盛资管、农银汇理资管、招商财富资管、工银瑞信投资、建信资本、交银施罗德资管、鑫沅资产7家基金子公司增资金额达到10亿元级别。

数据显示,农银汇理基金子公司农银汇理资产管理公司是增资额最大的一家,2018年6月,获得来自股东方15.5亿元增资,子公司注册资本金由最初的2亿元增资至17.5亿元。仅次于农银汇理资产管理公司,增资额第二大基金子公司为鑫元基金子公司鑫沅资管,增资额也高达15亿元,公司注册资本由最初的0.5亿元增长至15.5亿元。另外,浦银安盛基金子公司浦银安盛资管、招商基金子公司招商财富注册资本增资额也均超13亿元,分别达到13.8亿元和13.4亿元,增资后注册资本金分别为14.8亿元和17.4亿元。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增资额较大的原因除了因为股东方实力雄厚外,主要源于银行系基金子公司管理规模体量也非常大,尤其是通道类业务,要想达到净资本新规的要求,不得不通过增资输血来完成。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大部分基金子公司都已完成增资,但仍有部分基金子公司增资力度稍显不足,如长安财富资管、上海北信瑞丰资管、银河资本、安信乾盛财富等在内的11家基金子公司增资后公司注册资本金刚刚擦过1亿元。此外,还有华润元大基金子公司华润元大资管、英大基金子公司深圳英大资本等13家子公司注册资本低于1亿元。

野蛮生长告终规模持续缩水

回溯基金子公司发展历程,距离2012年9月,证监会发布《关于实施〈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有关问题的规定》,基金子公司行业发展即将满六周年,这六年里,伴随着监管思路和整个资管环境的变化,基金子公司的生存状况也跌宕起伏。从含着业务“万能牌照”的金汤匙出生,到规模野蛮无序扩张、风险事件不断曝出,再到如今监管趋严整体规模持续缩水,基金子公司经历了不平坦的六年。

基金子公司行业发展的前四年里,一直被市场誉为“万能牌照”,不仅管理规模不会受到净资本约束,投资范围也没有严格的限制,因此基金子公司新规实施之前,仅2000万元的注册资本就能撬动上千亿元资管规模。在信托、券商业已受到净资本约束的背景下,基金子公司的业务开展红利凸显。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79家基金子公司行业最高规模已突破11万亿元,但彼时发展18年的公募基金业管理规模还不足9万亿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基金子公司行业快速野蛮扩张规模的同时,在投研风控上的缺失隐藏的风险也在密集引爆,如华宸未来子公司项目违约事件、财通基金子公司产品卷入光耀地产破产传闻等。有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有多达38家基金子公司存在违约兑付情况,占79家基金子公司的48.1%,涉及产品达206只。

基金子公司“万能牌照”的好日子在2016年12月终结。12月2日,证监会发布了基金子公司新规,明确了基金子公司以净资本为核心的风控体系,对现有业务分类处理,并给予18个月的过渡期。

基金子公司两项新规直接带来的影响除了上述提到的公司注册资本普遍面临增资外,过去基金子公司赖以生存的通道业务也难以开展。有市场人士预计,基金子公司新规实施前,通道业务占比基金子公司总规模近八成,为了应对净资本与风险资本约束要求,基金子公司不得不压缩自身资产管理规模,尤其是本来就利润微薄的通道业务。

沪上一位基金子公司内部人士坦言,基金子公司增资是必然的,但要满足基金子公司新规中“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100%”的监管要求,仍然需要主动压缩降低管理规模,从而降低风险资本。这就导致很多基金子公司将会处于半歇业状态,无法再去开展业务,尤其是资金实力本就较弱的中小规模基金子公司。

事实上,自基金子公司新规实施以来,行业总体规模一直处于下滑缩水态势。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基金子公司专户管理规模缩水至6.12万亿元,和刚出台基金子公司新规的2016年底相比,规模缩水比例高达41.7%。

多项严监管叠加转型阵痛依旧

基金子公司面临的困境还不仅限于通道业务发展受限的问题,继基金子公司新规、资管新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新规等一系列严监管落地后,基金子公司的生存环境愈加艰难,尽快行业人士皆知加强主动管理是转型的根本,但落到实际操作上却是另一回事。

“据我所知,近两年基金子公司新规实施后,曾经赖以生存的通道业务做不了了,很多基金子公司都是处于一个业务停滞的状态,尤其是中小型公司,相比之下资本金雄厚的银行系基金子公司还算好过一些。”南昌金乐函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廖鹤凯对北京商报记者坦言。

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基金子公司专户备案98只,尽管略高于5月的83只,但备案规模却小幅下滑,6月末设立规模为113.73亿元,较5月末121.8亿元的设立规模环比降8.07亿元。从今年一季度和二季度整体专户备案对比来看,二季度无论是数量还是规模也均处于下降状态。数据显示,基金子公司二季度的备案数量为357只,设立规模为592.78亿元。而今年一季度,基金子公司的备案数量则是533只,设立规模为868.17亿元。

增资体量超190亿 难掩转型困惑

上海一家小型基金子公司专户负责人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近两年基金子公司的发展确实比较艰难,其实也是受整个资管行业大环境的影响,能做的业务非常有限,大部分基金子公司还在观望或者等待进一步监管细则的落地,比如在非标业务上等,贸然开展业务进行产品备案很可能会被打回。

但毋庸置疑的是,通道业务被禁,基金子公司寻求发展路径转型已是迫在眉睫,但如何转型、转型的状况怎样也备受市场关注。

上述上海基金子公司专户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该公司现在主做的就是资产证券化ABS业务,也是大部分基金子公司的转型方向,但实际而言,要想做好ABS还需要具备很多条件,最重要的就是销售渠道的资源,这直接取决于对接项目可发行的规模。其次,就是获取优质项目的能力和资源,现在ABS项目优质程度参差不齐,如果拿不到好的项目,那么利润也非常少,而且风险比较大。再有就是基金子公司自己的投研和风控能力,如果资金实力不错的话可以通过挖脚行业的优秀人才来实现弥补这部分的短板。

武汉一家券商从业人员也指出,“现在我了解的基金子公司都在做ABS这类标准化的产品,但是由于券商也都在做ABS,所以基金子公司在一些大型项目上不一定能够PK过券商,一般也都是靠股东关系在做,拿到好的项目非常难”。

正如上述券商从业人员所讲,基金子公司在资产证券化管理规模的占比上,相较券商明显小很多。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度,在1125只出具备案确认函的产品中,管理人为证券公司的71家,基金子公司47家,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主力发行机构仍为证券公司。从发行规模来看,证券公司发行的产品规模合计12961亿元,占比80.33%;基金子公司发行的产品规模合计3174.2亿元,占比19.67%。按照存续规模统计,证券公司发行的产品存续规模合计9568.5亿元,占比81.71%;基金子公司发行的产品规模合计2142.22亿元,占比18.29%。

在廖鹤凯看来,现在基金子公司发展方向主要有三个,首先是ABS业务,第二就是做一些母公司业务延伸的证券类专户,第三就是利用股东方的资源背景优势开展业务,比如银行系、券商系的一些基金子公司。

实习记者 刘宇阳/文

微博 微信